ky见一个杀一个

AC-EA,CH,CA

[楚留香手游][和亦]扒一下寝室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现代paro。
--角色有ooc,ooc,慎入。
---和亦不是很明显。

——————————————————————————————————

宋居亦:萧疏寒老师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
萧疏寒:为什么宋居亦会睡在郑居和床上???

——————————————————————————————————

“我靠!”

宋居亦顶着乱成鸡窝似的头发如是吼道,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是个北方人,纯铁打的北方大老爷们,尽管这是他自称。他的宿友蔡居诚嘲笑他一点都不像个北方人,他生的白白净净,除了有点多动和话痨之外,看上去就像个文弱的文科生,一点北方人的特点都没有。对此他很纳闷,他还特地去太阳下晒了几个小时,还是那样一点都不黑,所谓的“阳刚之气”一点都没有在他身上体现出来。

“嗯??嗯???”
邱居新被他大吼的声音一吓,猛的掀起被子坐起连的说了两个嗯附带了五个问号。他偏头看了看时间,这才早上五点半。他们寝室总共四个人,为了应付下周的考试四人仍是复习到了十二点。邱居新显然还没休息好,他不做言语闷闷的又把被子拉过头顶睡觉去了。

“我日,这才五点半宋居亦你什么毛病??”蔡居诚顶着黑眼圈从被窝里好不容易探出脑袋对着宋局亦破口大骂。他打了个寒颤又缩回了被窝里,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小声骂咧着怎么这么冷之类的话。

郑居和没醒,继续睡。

宋局亦用着微妙且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个寝室就邱居新和宋居亦是北方人。说来也奇怪,四个人二二开对半平分。两南方人两北方人,比他们低两年级的萧居棠强忍笑意的说你们四凑一起打麻将吧。

宋居亦一脸复杂的挠了挠头,开始忍不住内心古怪的情绪把踩着郑居和的床把他拉出来,他叫了几声郑师兄,但郑居和没理他。宋居亦一下把郑居和被子掀开,冷气一下把郑居和冻醒了,他嘶的一声脱离了温柔乡,也是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脸复杂着看着宋居亦。

“你猜我梦到了什么?”
“猜不到,你说。”
“我梦到了一百个你邱居新蔡居诚萧居棠和萧疏寒老师在操场上裸奔,还放着一个邱居新蔡居诚萧疏寒老师和你倒下了,一百个邱居新蔡居诚萧疏寒老师和你站起来了的BGM!”

邱居新打了个喷嚏,蔡居诚翻了个身咳了两声。

“……………………”

“宋居亦替我问候一下你大爷。”

郑居和难得的爆了粗口,昏厥似的抢过被子倒下睡了。

留下宋居亦在那一个人心情复杂,一直坐到七点半迷迷糊糊的倒在郑居和身边睡了。

“宋居亦?你醒醒。”

宋居亦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翻了个身没有理会那个人,他嘀咕着哪个混蛋胆敢打扰大爷我睡觉,然后不耐烦的裹紧了被子。

然后下一秒他就惊醒了过来,垂死病中惊坐起。我日,这声音咋这么熟悉???

他瞬间清醒过来惨叫一声险些昏厥过去,面站的是萧疏寒。

“萧老师,小宋他生病了,所以今天上午的早自习和考试才没去的。”
郑居和站在萧疏寒背后面不改色的扯着谎。

“对,老师你看他刚刚都被疼到惨叫了。”
蔡居诚像是冷哼了一声,抱着双臂道。

“……嗯。”
邱居新沉默了一会,顶着萧疏寒看向他的质疑目光道。

萧疏寒勉强相信了,他清了清嗓子,刚打算说你得了啥病我给你开张假条去,然后对门寝室传来了云飞卓大喊的声音。

“嚯!对面寝室的昨天晚上打球打的好啊!尤其是郑居和和宋居亦的配合简直牛逼!今天再来一场啊?”

“………………。”

郑居和的面上笑容僵住了,邱居新背过身去像是不忍直视,蔡居诚像给了宋局亦一个默哀的眼神。

宋居亦沉默的把被子拉过头顶,他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吸了吸鼻子,用手用力掐了自己的胳膊,为了体现出他的痛苦不堪。

“……老师你看,小宋他感冒了,萧老师你小心点被传染。”

萧疏寒顿了顿,想说原来是这样啊,还没说出口就被站在门口凑热闹的云飞卓打断了。“啥?宋局亦昨天不是还活奔乱跳的来窜寝吗?”

“………………。”

整个寝室难得的安静了下来,宋居亦脸瞬间青了一半,他想着死鱼不怕开水烫,早死晚死都得死的心态一把掀开被子。刚打算站起身来,结果好久没活动发麻的脚一软,一不注意就摔了一跤。在摔到地上之前他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结果拉着个东西用力一扯。

萧疏寒的脸瞬间黑了,他裤子被宋居亦扯下来了。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