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汽水儿

常年活跃在冷cp圈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挖坑不填,下圈再见

请密林父子、欺诈师和裁决者结婚,不行就绑去结婚

非人杂食了,有点小洁癖,但是无伤大雅,魍魉小女孩真可爱啊

有时间吃一吃雷氏兄妹,雷震子x雷姆骨科,德国骨科爱好者的个人癖好

跳圈HP了,SBJP

他妈的 风箭手好几把可爱 我好爱

【和亦】蛛网01

无脑产物,应为中篇含R向文,伪囚禁。
本章无R。

宋居亦是在一片黑暗中醒过来的。

这是哪?倦意和传自大脑顿顿的疼痛感令他的大脑依然混沌,而因眼前的黑暗又仿佛如同潮水要将他吞没一般。他那浑浑噩噩的大脑仍是过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要活动手臂伸展下因许久没活动而发麻的双腿,但脚腕传来的一阵沉重感令他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反应想要伸手掐个剑诀却无果,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脚腕被拴上了锁链,但却还是能活动只不过限制了逃跑的想法。屋顶上只有一扇小天窗,阳光从那小到可怜的地方透了进来。

宋居亦这时才略微惊慌了起来,待他酸软的腰好不容易有劲了,便直起身来想要伸手去把锁链取下来,可链上竟没有钥匙孔而无果,粗黑而却细长的铁链连着床头,他平时疏于历练,掌门也拿他无可奈何,就让他随意了。在武当休闲度日课业能逃几次是几次,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和锻炼出来的力气来解决他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待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索性就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开始思索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但大脑却开始顿顿疼痛起来使他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只是依稀想起了他刚迈入大师兄的房内,在地上看到的红色液体,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宋居亦现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些什么,只好先起身环顾四周,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他看着房间里的那扇门,拖着沉重的双腿迈着小步朝那门走去,然后他乐观的想着他会打开门呼救,然后别人把他救出这房间。然后等他尝试推了推那扇门,他心情又低落了起来,门上挂着一道锁,没有钥匙是绝对打不开的。

宋居亦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房间竟然和他自己在武当的房间没什么两样,熟悉的让人感到可怕。就连他还未写完的风月小本的草稿还在桌上摆着,房间里的窗户没了,只留下白色死气的墙壁和屋顶的小天窗。摆在小本旁的毛笔上的墨汁还没有干透,就像有谁在他醒来之前刚把毛笔沾上墨汁一样。

他走到书桌旁,只见那小本上的字迹与他的字迹不一样。宋居亦的字迹是属于那种龙飞乱舞似的,连和他一起贩卖话本的那谁都看不懂,但偏偏郑师兄就能知道他写的是什么。本上的字迹清秀,仿佛字迹的主人一样温和,但若不仔细看,笔锋却于之前不符,好像是被刻意压上去的。

…………是谁和自己贩卖话本?掌门又叫什么…?

宋居亦的脑子又开始疼了,眼前开始发黑脚步好似也站不稳了一样,他好像脱了力一般瘫坐在椅子上。为什么唯独记着他那郑师兄的名字?

“郑、郑居和。”

他脑海里好像浮出了和那郑师兄相处的时光,生理盐水在不知不觉中从眼眶落下染湿了话本,字迹也模糊了起来。他轻声叫着那人的名字呜咽起来,声音也带了许些哭腔。他大口喘着气仿佛脱水的鱼在陆上挣扎,熟悉的话语就宛如从前一样不经思考脱口而出。

“大,大师兄……”

他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呜咽着,仿佛那个人能像以前那样把他救出来,就好像在他初入师门在武当迷路的时候,找不到回房的路在外面在原地待到夜半大哭,这时候那个人就从黑暗中走出来,抱着小小的他轻声安抚。

又好像在他逃每日课业时被掌门发现而去那个人那里受罚,拉着他的衣袖故作悲伤的求少抄一点书,然后那个人就会无可奈何的给他偷减一半的量。

然后黑暗又一次把他拉入了深渊。

这导致他没有看到刚从门口走进来的那个人。

评论(2)

热度(78)